您的位置:网站首页新闻中心媒体报道

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丛书》专题

   新闻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创建时间:Fri Jan 06 09:31:06 CST 2017  

以史为鉴 坚定四个自信

——谈编写《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丛书》的几点体会

2016年10月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的六卷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丛书》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项目的最终成果,它们分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史》《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史》《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史》《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的理论与方法》。上述6本专著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的理论与方法》是探讨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的理论与方法外,其余5卷分别论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从1949年至2012年间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外交的历史,属于专题史研究,是目前国内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领域研究对象时间跨度最长、门类比较齐全的专史著作,具有很高的创新性。作为本套丛书的主编,在这里谈几点编写体会。

正确认识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不仅是一门新兴的学科,也是距离现实最近的历史学科,虽然我们打破了“隔代修史”的观念,但是也确实遇到了许多理论和方法方面需要解决的问题。在编写本套丛书的过程中,除了专门有一卷探讨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的理论、方法和一些重大关系外,其他各卷在编写过程中也非常注意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和方法,来分析和评价历史事件和人物。

例如怎样认识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问题。1978年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大幕,实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由此新中国的历史进程形成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也即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正确认识和处理这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与时俱进,提供了重要历史依据和思想认识基础。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问题,集中反映了新中国的社会性质和发展阶段,体现着新中国历史发展的主题与主线、主流与本质,两个时期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在探索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前者为后者创造了前提、积累了经验,后者则是前者的发展和升华,这是党史国史研究中需要正确认识和把握的重要历史理论问题。

还有就是怎样认识主流与支流、成绩与失误的关系。新中国60多年的历史,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为实现国家富强而不断奋斗的历史。中国人口多、底子薄、多民族、经济发展非常不平衡的国情,以及国家安全和统一长期受到威胁的外部环境,使得新中国在道路、制度、理论的选择和创新方面不可能一蹴而就,经济发展也不可能一帆风顺。因此在新中国60多年的历史中,就呈现出辉煌与失误并存、成就与不足共生的局面,有些时候,甚至失误大于成绩,于是就产生了怎样认识新中国历史主流与支流的关系、成绩与失误的关系,这也是我们与历史虚无主义激烈交锋的地方。

我们的态度是遵循实事求是原则,运用全面的、辩证的、发展的眼光来看待问题。是体制问题就是体制问题,是政策问题就是政策问题,是发展阶段问题就是发展阶段问题,既不苛求前人,也不文过饰非。在研究方法上,既提倡宏观视野和大局意识,又反对空洞议论和以论代史;既反对研究问题的碎片化又提倡研究问题的细节化。

突破“贫困陷阱”的伟大成就

本套丛书中专门有一卷叙述中华人民共和国63年(1949—2012年)的经济发展历史。比较深刻地阐述了新中国是怎样从一个“一穷二白”的经济落后农业大国发展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的。这是中国“四个自信”的根本所在。新中国成立后,当完成民主革命和国民经济恢复任务后,摆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面前最主要、也是最迫切的任务是加快经济发展和实现工业化,而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在人民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的条件下,既不可能允许中国通过走“资本原始积累”来实现工业化的资本主义道路,而又要在贫穷落后的基础上积累资金并保持社会的公平稳定,因此中国共产党在1953年改变了先通过新民主主义社会完成工业化后再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思想,将工业化与社会主义改造同步进行,即通过公有制和计划经济体制尽可能地压低消费和平均分配生活必需品,将非常有限和分散的剩余产品集中到国家手里来建立独立工业体系。这样做,不仅可以提高积累,更重要的是可以很快建立起必要的国防工业,因为“落后就要挨打”的历史教训和朝鲜战争等表现出来的国家安全和统一受到威胁,使得新中国必须优先快速发展重工业。

总之,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人民当家做主的政治体制和国家安全、经济发展的客观需要,都使得中国在20世纪50年代跨越了资本主义的“卡夫丁峡谷”,走上社会主义道路。

中国的改革开放,从根本上来说有两条,一是对单一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弊病的纠正,调动一切有利于社会经济发展的有利因素;二是融入世界经济,充分利用国外资源和市场。可以说,改革开放不是对社会主义的否定而是发展,是社会主义要实现其比同期资本主义国家能够更快发展社会生产力的优越性和内在要求。历史已经证明,中国可以跨越资本主义的 “卡夫丁峡谷”,但是不能跨越市场经济,因为它是与现有生产力水平相适应的一种资源配置方法。

新中国经过67年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30多年的快速发展,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奇迹:历史上从来没有过一个人口如此众多、人均资源如此匮乏的国家能够在短短的60多年里,国内生产总值由1952年的679亿元增至2015年的676708亿元,增长995倍(均为当年价格),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制造业大国,第一货物贸易大国;人均收入由建国初期的不到40美元,达到了今天的8000多美元;国家外汇储备由1952年的1.39亿美元达到2015年的3.3万亿美元;2014年中国的对外投资规模首次超过了引进外资规模。

中国通过改变自己影响世界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的67年,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新中国不仅改变了1840年以来中国在国际上受欺凌剥削和压迫的地位,实现了真正意义的独立自主,而且对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变化的影响越来越大,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抓住经济全球化的战略机遇期,充分利用国际资源和市场,已经高度融入了世界经济体系,而“一带一路”愿景的提出和初见成效、人民币国际化的方兴未艾,都显示出自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来由西方发达国家领导世界经济的格局正在发生历史性转变。因此,了解和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就必须具有全球视野,将中国的发展与变革放到世界经济、政治发展变革的大历史中去观察和思考。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1978-2015年,中国经济总量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由1.7%升至14.8%,落后第一名美国9个百分点,领先第三名日本9个百分点,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若以购买力平价来衡量,中国的国民总收入(GNI)从2014年起就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经济实力的增强,促使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实现了由追随者到参与者,再到引领者的跨越。

古人说“智者察于未萌,愚者暗于成事”。世界发展大势越来越明朗了: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和发展中国家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的经济力量对比,正在发生历史性转折。这就需要我们在产品和资本“走出去”的同时,实现文化“走出去”。在这种历史趋势下,怎样使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建设与之相适应,是我们今天从事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传播的机构和学者需要解决的重大紧迫问题,而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的国际话语权,对世界人民讲好“中国故事”更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作者武力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丛书》主编)

http://csr.mos.gov.cn/content/2017-01/06/content_44031.htm